银行业今年将直面四大风险
2017-03-15 09:51
    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不仅在金融业发展机遇方面有所提示,同时也点出了行业所存在的风险。与2016年相比,今年的报告对金融风险的表述更为细化,重点着墨在四个累积形成的突出风险点。
 
  具体来看,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着重强调打击诈骗、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活动,要“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风险的底线”;而2017年报告认为“当前系统性风险总体可控”,但对“不良资产”、“债券违约”、“影子银行”、“互联网金融”等累积风险要“高度警惕”。
 
  不同性质的风险,处置手段也不一样。前者作为“违法犯罪活动”,有法可依;而影子银行等累积风险有其历史因素,都在经历从无序到有序监管的过程,因此2017年报告中提及,要“稳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,有序化解处置突出风险点”。
 
  事实上,对于政府工作报告提及的四大累积风险,监管层均有所动作。首先提及的不良资产风险方面,监管层一方面扩大不良资产市场主体,“松绑”地方资产管理公司设立及经营限制,另一方面还在商业银行不良处置方面给予更多自主权。
 
  债券违约则与宏观经济下行及资金面情况有关。近年债券违约事件加速爆发,涉及的行业和发行主体也在不断扩大。数据显示,2017年到期的存量信用债规模约4万亿元,这也被视作一大黑天鹅。对此,去年末已有消息称,上交所起草了债券存续期违约风险管理指引。
 
  互联网金融风险方面,银监会牵头的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摸底排查阶段已经结束,2月底也出台《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》,加强对网贷资金在交易流转环节的监督。
 
  更值得注意的,是监管层对影子银行风险的防控。无论是证监会还是银监会的相关负责人,都在近期佐证了此前媒体对资管行业统一监管的报道,即由央行牵头,“一行三会”共同从事资管业务整体监管框架的统一设计。
 
  按照讨论稿透露的信息,保本理财、通道业务、资管产品投资商业银行信贷资产及其收益权均被限制,可以说,此前由于监管标准不统一的监管漏洞、套利空间都被陆续堵上。监管层的目的也很明确,就是要实现金融去杠杆、破刚兑、去通道化,打击监管套利、防止资金空转,使资管行业回归资产管理的本质。
 
  不过,从讨论稿到实际落地尚需时间,真正落地的时间节奏、是否新老划断、是否设置过渡期,这都需要进一步观察,但可以确定的是,大资管行业监管统一的大方向确定无疑,影子银行风险处置迫在眉睫。

 

来源:证券时报